日本戰地記者

今日陪同64歲的日本戰地記者到現場採訪作翻譯,幾十年他走遍世界各地戰場,說的是有炸彈掉下來在面前爆炸的那種,例如幾十年前的埃及開羅「麵包暴動」,他也經歷過。他頭髮有些花白,拍攝角度不再如年輕記者那麼積極進取,不過反而變得細膩,例如地上水窪倒影中的人群。

採訪對象有很廣泛,當中有一對年輕情侶,記者集中拍攝他們牽著的雙手。
「你們不怕一起被捕嗎?」
「不怕。」(嗯?我聽錯了?)補充「萬一一起被捕總比分開被捕互相牽掛好。」
記者一怔,旋即「我明白了。」過後,他輕輕的搖了搖頭。

忍不住叫他比較一下世界各地的警察,他認真想了一下,回答「港警是離譜的,僅次於2013年土耳其伊斯坦堡的抗議政府活動。每逢獨裁政權開始張牙舞爪,警察通常就是第一個墮落,因為人工高,而欲罷不能。」但他強調,即使是2011年獨裁的埃及,經歷二十餘日的抗爭,獨裁政權也是要倒台的,香港現今情況,世間罕見。

好奇心起指一下就在旁邊的麥當勞再問「這種『抗爭途中可以離隊買吃的』是否香港獨有?」答得很爽快:「不是。法國黃背心的時候starbucks都有繼續營業,我有幫襯。」

突然旁邊傳來大叫「有冇識日文嘅手足?」,我自然而然的舉手「有!」。發現原來現場日本遊客擔心明天去機場的交通,經過講解溝通之後,話題一轉,他說他很喜歡香港,幾乎每個月都來,最近幾次覺得情況不但沒有好轉,甚至惡化了。他問「那些(指著警察方向)不是香港人嗎?」,還沒有思考好如何回答之前,就已經聽到前線傳來聲響,下意識一齊往反方向跑。他邊跑邊說「我不怕黑衣人⋯我怕警察⋯」「其實好多日本人都覺得Agnes係領袖,因為經常在日本媒體見到她」
我「你說陳美齡?!」
他「不是那個大嬸啦!Agnes好年輕的!」(他指周庭),慌忙走避中也不禁笑了出來。

「語言學習,會令你的世界變得更大。」看著衣服上的藍色水劑跡,對這句話有更深一層的體會。
各位同學,共勉。

#已經做晒一年份量嘅運動

Related Post

發佈回覆

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