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本戰地記者2

再次陪同之前提及的日本戰地記者11月24日採訪香港區議會選舉情況。
事隔數天,終於可以坐下慢慢整理思緒給人生寶貴的經驗做個整理。

07:30記者已經準時來到預先選定的票站採訪,我在自己所屬票站排隊投票,再等他們來匯合。
由於投票站裡面不能拍照,我用筆畫出站內情況,並把所見所聞用本地人的常識分析了一下。記者們對香港票站的安排表示跟日本大致類同,只是日本是自備書寫工具在選票上填寫候選人名字(!)
我「寫字好肉酸咁點?」
記「能認出你寫哪一個候選人就可以(!!)。我覺得香港用印仔的做法好好。」
差點忘記了日本自140年前明治時代開始已經有義務教育,早已掃掉文盲。
記「不過日本人都會擔心被奸人修改選票,會說不好用鉛筆寫。」(哦,天下烏鴉)

今日沒有催淚彈的威脅,本來以為做多一點訪問,那麼我可以發揮作用,不像上次一樣一直不停上跳下竄。誰知道今日大家都很謹慎,很多都不願意接受訪問。

終於遇上一個中年女士,剛剛在票站出來手裡還拿著身分證,她願意接受訪問。我瞄了一眼身分證隱約見到名字的英文拼寫和聽到口音,多少心中有數。

記「你是懷著怎樣的心情投票的?」
太「光復香港。」(!?我誤會你了??)
記「光復怎樣的香港?」
太「唔好亂lor!」( 我冇誤會吧?)
記「你怎樣看這幾個月的示威活動?」
太「(驚恐)呢d唔講得㗎!!」然後突然小步跑走( 我冇誤會 orz )

大家唯有再找下個訪問對象,但一直都不成功。直到有青年男士和女朋友主動願意接受訪問。
今次過程順利得多,記者重複上述問題,得到的答案很清晰而且完整「投票是公民責任,雖然明知這個只是區議會選舉,但這是我們人能做的有限事情裡面,最和平安全理性的發生表態。感覺對前線手足心中有愧,所以一定要出來投票。我有很小心的確認選票完整,印☑️之後慢慢等乾,再用手指輕按確保乾透。」記者最後蹲下只拍他們的腳,紀錄這個高度文明的對話。(上圖)

轉移陣地去了其他幾個票站效果大致相同,直到看到票站門口站了一群白色背心女子。記者們反應好快,我還來不及講解「那是『香港研究協會』」,就已經立即舉機拍攝(下圖)。白背心女子紛紛轉身背向這邊。記者會心微笑地說這種「出口調査(でぐち ちょうさ)」日本的話一般是媒體做的,未見過有這種白背心人的存在。

回頭發現樹蔭下有3個拿著某建制派候選人牌子的姨姨在乘涼。
記「你們支持他嗎?」
「支持!xyzxyzxyzxyz!!」E1E2E3同時搶著發言,但我同一時間不能翻譯3把聲,於是請E1先說「支持!我地自發㗎!只有佢可以止暴制亂!」
E2「…我唔記得咗(自己頭先講咗咩)」
E3「…係lor」
E1「我地好驚曱甴㗎!!」
E2E3(私語)「日本人都有被人打㗎!日本人係我地呢邊㗎!」(@[email protected]! )
訪問能繼續之前,已經跑出一位比較errrrrr體面的中年男士,3位姨姨如獲大赦「你問佢啦!佢乜都知㗎!」
當然繼續下來問到的都是一些很standard的答案,「影響民生這樣不好。」
中途小插曲是不知哪裡跑出E4,一開始就大喝一聲「支持2號!」然後舉手機兜頭兜腦咁影😨,中年男士開聲制止,然後E4就消失了。

總結,其實是沒有總結。當對方連遲咗2秒就會唔記得咗個口號點講,其實。。都冇乜好講。

「語言學習,會令你的世界變得更大。」不要停留在一小口井裡面。各位加油。

要一直翻譯一批邏輯不明的對話有點難受

Related Post

發佈回覆

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