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為窮呀「〇〇〇〇」(下)

承接上文😌
上文在此: 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189956844400959/posts/2111252748938016/

《文化差異》是重點
事有湊巧同學們熟知的中文/英文文化裡面,粗口(罵倒語(ばとうご)swearing)都頗豐富,不過日文的情況並不一樣。
一概而論「日語」的粗口其實太籠統,要羞辱一個人大抵都具備地域性 – 例如香港1979年末至1990年代罵人「阿燦」,是受了《網中人》裏的角色程燦所影響(強調!#蛋老師 是研究才知道的!!*握拳*)

日本人眼中攻擊力強的大阪南部地區據說有類近廣東話的粗口表達,可惜方言具備地域性,其他地域人士並不通曉,於是攻擊力歸零。

為了滿足同學們的好奇心,多位日本男性接受了實地測試,聽完〇〇〇〇原意之後反應非常一致「『今話をしてるのは私なのに、何故ここにいない母親がでてくるの?』といった不思議な感じがする。」
(依家明明同我講緊野,點解我不在場的媽媽會出場?這樣很不可思議。)就差未問「你要我打佢定打佢老母!?我好亂呀」的周星馳式對白。

讓受訪男性自由填充〇〇〇〇的話,出現答案如下:
「クソ野郎!」
「ふざけるな!」
「俺をなめてるのか?」

大阪人(可惜不是南區)受訪男性積極補充,要一句激嬲大阪人可以說這個
「何さらしとんじゃワレ」
大阪人翻譯出來大概是”What the fxxk have you done to me? ”

曾經很具攻擊性但已經瀕臨成為死語的例如這句:
「ケツから手突っ込んで奥歯ガタガタいわしたろか」
(信唔信我係屎忽塞隻手入去打到你大牙格格聲)👈🏼 60年代因電視影響於關西出現,現在仍然沿用,不過聽起來已經很有喜感。

關東人則很符合日本傳統文化地喜歡用迂迴的暗示來揶揄/羞辱對方,尤其是利用標準語裡面的上下高低關係來凸顯自己地位較高。
「知らねーのか?教えて*やる*よ。」你看?關係上的高下立見。好消息是N4的同學就可以做得到😬

題外話,蛋老師認為正因如此,所以用廣東話的執事咖啡店都變得淡而無味(撥頭髮)

《結論》
學習外語,要學到神髓,掌握語感和運用方法,既不是靠翻譯(翻譯是另一種技巧),更不可搬字過紙。曾經聽過同學話「あなたは病気ですか?」,結果日本人真係摸下額頭說「唔係喔!謝謝關心。」攤手~。

聽到這裡還是請同學們發表一下各位在「〇〇〇〇」喜歡填上什麼?(茶)

#廣東話攻擊力超群 #江湖地位 #無容置疑
#唔好再讀錯ケツ曜日😩

Related Post

發佈回覆

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