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其實我地已經收爐)

想不到呢一年要忙到呢一刻,以此文作結。
2003年的那一晚,最夜的一班放學,22:45坐地鐵(當時仍未改名黨鐵)離開旺角,我居然係車上唯一的乘客,頓時感到一陣心寒。
接下來的日子,戴著口罩上堂,我連邊個學生講緊嘢都唔知,莫講話睇真d佢點錯再修正,想像下「あいうえお」都未識讀嘅初班,我見到嘅就只有一對對眼,其實根本上唔到堂。
其中一班有一位向來很文靜的同學悄悄出來同我講「先生, ピカチュウさん(隨便化名)好似住淘大㗎。。。佢返學。。。我地係咪好危險?」社會經驗不足,當時認真諗咗一下「可能係。不過其實我每日教好多班好多人,可能我仲危險?」
同學默默地坐返埋位,之後冇再返學。後來就大家都唔洗鬥危險喇,因為停課。
吸取上次教訓,放假前已經提醒同學們身體不適請不要回來上課,有需要的話學校有口罩,雖然不多,總可以維持一陣。公眾假期後如果情況持續惡化,為免重蹈覆徹我們會考慮自行停課/取消活動。
謹此祝願各位同學新一年身體健康,心想事成,學業進步。。。(其他四字詞句歡迎自行搭訕。)

Related Post

發佈回覆

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